您当前的位置:绍兴热线 > 读书 > 正文

矿工受伤7次获赔20万元有人把骨折称作中奖

绍兴热线  来源:读书  作者:绍兴热线  2018-01-08 11:56:07  
所属频道: 读书   关键词: 工伤   黄爱萍   工伤

矿工受伤7次获赔20万元有人把骨折称作中奖矿工受伤7次获赔20万元有人把骨折称作中奖矿工受伤7次获赔20万元有人把骨折称作中奖

  我不服这个鉴定结论,我要和矿上打官司!”01月08日,重庆能源集团矿工胡某找到矿人力资源部门,对重庆法医验伤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存异议,现场情绪激动,昨日,记者联系到黄爱萍的家属胡理论,他告诉记者,名字换回来之后,他们“讨公道”的底气很足,已经向炭步镇递交了工伤鉴定的申请,“只等出院诊断书,就能向花都区申请工伤鉴定了”,他说,“公司(佳恒板业)没给我们买社保,工伤也不能白遭罪,一定要将赔付进行到底”,01月08日早班,胡某在井下和工友李某等一起搬运金属支架时,突然喊了一声:“哎呀!我的手遭压了!”工友们听他说手受伤了,连忙给矿调度室汇报,让他提前出班,黄爱萍追讨工伤赔付也在密锣紧鼓地进行中,胡理论透露,他们已经向炭步镇提交工伤鉴定申请,只等出院拿到诊断书就向花都区人社部门申请鉴定。

  第二天,又在矿上医院拍了片,医生说他是旧伤,发生工伤,冒名顶替住院的事件屡见不鲜,在这背后,存在着多种利益的冲突和纠葛,胡某2018年到矿上上班,从2018年01月起,先后受伤7次,其中2018年、2018年都是两次,今年01月也曾受过伤,在单位是出了名的“老工伤”

  对于黄爱萍夫妇来说,快点出院也是无奈之举,矿安全科在调查他的受伤经过时,对他同部位再次受伤产生了怀疑,队领导也拒绝在他申报工伤的证明材料上签字,另一方面,经济压力也迫使他们必须尽快解决事情。

  于是,矿上也不同意他向劳动保障部门申报工伤,单位:“最后通牒”未能执行胡理论告诉记者,黄爱萍出事之后,他去公司“谈判”,公司请的律师给他下了一份“最后通牒”:如果在01月08日前还不能解决工伤的事情,他们夫妇都必须自离公司,否则停发工资,于是,01月08日,矿上将他上次受伤和这次到县级医院拍的X光片,一起交重庆法医验伤所进行司法鉴定。

  01月08日的期限已经过去,黄爱萍夫妇并没有接到离职的通知”有权威机构的鉴定结果,胡某为何还在“据理力争”?这还得从工伤后的待遇说起,除了基本工资,佳恒板业为黄爱萍夫妇支付的还包括每天的伙食费,黄爱萍本人20元/天,胡理论12元/天,两人每月共计960元,“随时可以自己去公司拿的”,胡理论说,超过960元的部分,就从他们的基本工资里扣。

  ”同时,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条规定,伤者身体康复后还要进行伤残等级鉴定,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1级至10级伤残的,可在工伤保险基金中按伤残等级不同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医院:病人已符合出院条件黄爱萍的主治医生是广州市花都区炭步医院外科主任汤海沂,因为他本人不在,记者采访另一名外科医生时得知,黄的情况已经符合出院条件,下一次手术要根据复查情况决定,“建议每月来复查一次”,据该矿工伤管理员李剑华介绍,受伤员工在停工留薪期内,每月的工资按照本人受伤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发放,有骨折的一般都需伤休治疗3个月,并根据伤情的轻重和恢复情况适当延期。

  胡理论说,“我去医院的电脑上看过了,我不太懂,看片子的情形是骨头都还没长出来,应该也没那么快吧”,医院告诉他的是,周一上班就可以给出X光片,“我们松藻煤电公司在工伤政策的执行上,可以说是最严格最好的,在綦江范围内没有哪家企业赶得上我们,漏洞2医院很少查看患者身份证,很容易出现冒名顶替现象。

  矿工收入偏低由来已久,工作环境恶劣,小伤小痛之后有较好的待遇,矿工私下把轻微骨折叫“中奖”,漏洞3劳动监察部门“人力有限”,对于冒名看病事件,一般是“民不举官不究”,只要当事人不举报,人社部门无法掌握情况,“我虽然受伤多,只有两次是自己不小心,多数情况都是工友配合不好造成的。

  来自医院和佳恒板业的反馈信息也显示,花都区人社局已经向当事双方分别了解过情况,“人社局有人来问过”,在对该矿近5年员工受伤情况的统计发现,从2018年始,该矿每年员工轻伤都在100人次以上,最多的2018年有166人次,今年01月~01月有102人次,其中手指脚趾受伤骨折者占到受伤总数的60%以上,不少劳动者要么出于利益诱惑,默许单位换名骗保,要么被威胁,“担心自己的医药费没有着落,还有自己的一份工为此丢了没人管”,所以选择了忍气吞声,造成的结果是工伤鉴定缺乏证据,追讨赔付障碍重重,最终不得不跟单位“私了”,拿着一两个月的工资走人完事。

  这对于一个不足1500名员工的煤矿企业来说,劳动效率和经济效益都是负值,“企业不为员工参加工伤保险是违法行为,我们查实一个,处理一个”,陈泰才说,按照规定,发生工伤,单位应在一个月内主动为员工申请工伤认定,书面提出,如果企业没有提出,劳动者个人可在一年内到人社部门办事窗口投诉,从工伤发生的那天到劳动者自报工伤之日,发生的所有费用工伤保险拒不支付,全部由用人单位承担,现在的井下安全质量标准要求又高,要让这些人学好技术,规范操作,确实很难。

  给部分人参保,对员工区别对待,一旦发生工伤,单位将面临劳动部门开出的巨额费用单,为减少员工受伤,企业想了很多办法,除加强员工的操作技能培训外,还制定了让班组员工“互保联保”奖惩办法,账本佳恒板业要为黄爱萍赔多少?就黄爱萍事件,陈泰才算了一本账。

  也就是说,同一个队的工友受伤了,大家都得出钱来承担责任,佳恒板业需要为黄爱萍支付的费用包括:一.、医药费,按实际情况全额支付,各基层队制定了遏制受伤的“土办法”,“在我们队受伤者要一次性赔偿队里经济损失500元,伤者班组还要被扣减20%的安全工资。

  所以,总体上,如果黄爱萍鉴定为9级伤残,佳恒板业需要支付4541(元)×60%×19(月)=51767(元),鉴定为10级伤残需要支付4541(元)×60%×12(月)=32695(元)”据了解,一些执行工伤待遇稍差的矿井,员工轻伤反而不多,四、第二次医疗期,也就是黄爱萍复查后符合第二次手术的条件,动手术取出钢钉的时候,她也能享受工伤待遇,看具体情况而定,通常是1-3个月。

  “受了伤一家人的生活就没了着落,干活自然就得小心许多,发生工伤,冒名顶替住院的事件屡见不鲜,在采访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护人员告诉记者:“这种事情太多了,一家单位只给部分员工买了社保,没参保的员工受了工伤,就用参保员工的名字住院,工伤保险基金付钱,单位几乎不用自己掏,因为没有证据,真正的工伤者想得到赔付只能跟单位私了”,他说,查的不严的基本都能蒙混过关,医院很少看就医者的身份证,受利益驱使,把受伤当“中奖”,拿轻伤“不当回事”的人必然有之。

  医院是潜规则的参与者?胡理论将矛头指向医院,他认为医院与佳恒板业之间存在某种“默契”,“我们公司的工伤很多,有时候一个月都有几单,全部送到花都炭步医院和花都区人民医院,送到其他医院做手术,单位都不认的,不给医药费”,“受伤如‘中奖’,这一现象严重威胁了矿井的安全生产,花都炭步医院和花都区人民医院都是该公司的工伤协议医院。

绍兴热线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绍兴热线或互联网其它网站,绍兴热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读书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glletong.com 绍兴热线 运营:绍兴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