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绍兴热线 > 宠物 > 正文

干部将家庭扔下河后跳桥生还续:一审被判无期

绍兴热线  来源:宠物  作者:绍兴热线  2018-01-13 16:14:08  
所属频道: 宠物   关键词: 樊兆   明明   儿子

  他是一名精神上的弱者,虽然当过老师,还在人事行政部门担任公职,但是他面对12岁的儿子“在生母的反面教育下”对自己离异后再婚组建家庭的敌对、干涉却无能为力,在四处求告无果后,这名不堪精神折磨的中年男子寻求解决压力的途径竟然是,随后自己也纵身跳进滔滔黄河中,该男子幸运生还后走进了公安局投案,但孩子至今下落不明,01月13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原金昌市金川区人事局干部樊兆焱,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兰州中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为其出庭辩护的甘肃东方人律师事务所律师尚伦生和梁芳特别提出,此案“事出有因”,且被害人至今查无下落,故提请法庭依据法定自首及其他酌定从轻情节,对樊兆焱在有期徒刑以内量刑的辩护观点,2018年01月,两人因感情破裂而离婚,离异后的樊兆焱在金昌市金川区人事局工作期间,认识了同样因为感情问题而离婚、同在人事局供职的刘某,庭审直击指控:携子跳河犯故意杀人罪樊兆焱被押出庭时,刚满39岁的他已是满头华发。

  但由于明明不喜欢继母,樊兆焱的再婚家庭出现了一系列矛盾,樊兆焱与儿子多次交谈后未果,公诉人控称:樊兆焱离异后与生子明明共同生活,再婚组建新家庭后与明明产生矛盾无法调和,便萌生与明明同归于尽的恶念,此后,樊兆焱留下遗书后,将明明带至兰州。

  当日20时许,父子俩在安宁黄河大桥中段桥面东侧再次谈心沟通无果后,樊兆焱强行将明明抱上大桥护栏推入黄河,随后自己跳河后被河水冲到岸边生还,樊兆焱被河水冲上岸得以生还,自辩:我恨前妻恨自己无能面对指控,谈吐儒雅的樊兆焱说:“首先‘恶念’不存在,我是不堪忍受自己无力解决家庭矛盾的压力,无奈中产生了一起轻生的念头。

  01月13日,返回金昌市的樊兆焱投案自首,但儿子受到前妻的反面教育,对继母和妹妹十分排斥甚至敌对,还曾动手打过我的现任妻子,他称,自己是不堪忍受家庭矛盾的压力,无奈中产生了一起轻生的念头。

  我找过前妻的单位领导和她的亲属寻求斡旋调和,我还向妇联以及儿子的班主任,甚至团委、社区组织求告,但都无济于事,但儿子受到前妻的反面教育,对继母和妹妹十分排斥甚至敌对,后来我咨询律师和法官,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法律途径没办法,只能通过说服教育’。

  我找过前妻的单位领导和她的亲属寻求斡旋调和,我还向妇联以及儿子的班主任,甚至团委、社区组织求告,但都无济于事,如今这一切都是她(前妻)造成的,我恨她,除了恨还是恨,直至案发,前妻仍然拒绝见我,电话不接。

  ”樊兆焱仰天长叹,“我至今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被河水冲上了岸,可孩子下落不明”之所以选择赴兰州跳河,樊兆焱称:“我已绝望,不见黄河心不死,如果说服儿子再次无果,我只能投河作出了断,用这种方式满足儿子只愿与我独处的要求”前妻:求法庭宽恕樊兆焱值得一提的是,当樊兆焱前妻姜某得知前夫将涉罪受审时,辗转找到樊兆焱的辩护律师,书写了一纸谅解书恳请提交法庭。

  事到如今,我恨自己的脆弱和无能,姜某也后悔自己没能接纳儿子,结果导致前夫夹在自己和亲生儿子,以及后妻、后女儿之间很为难,辩护:事出有因提请轻判为樊兆焱辩护的梁芳律师对指控罪名不持异议,她提出“事出必有因”,起诉书上的指控叙述并未反映出案发的全貌:其实父子间并无矛盾,而是婚生子与再婚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

  她真想陪他一起分担,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灾难”,并承认“是我做错了”,况且樊兆焱的动机并非仅仅为了剥夺明明的生命,而是同归于尽,梁芳律师感叹悲剧的发生无疑令人痛心和惋惜,尚伦生和梁芳律师同时也提供了樊兆焱的多名初、高中同学联名签署的恳请法庭对其从轻处罚的请愿书,以及樊兆焱的单位出具的证实其一贯品行良好的说明。

  检方:极不负责极不道德公诉人最后发表公诉意见时称,虽然自杀并非犯罪,但樊兆焱的行为属于极其不负责任的不道德行为,樊兆焱无法解决其压力的根源在于家庭矛盾,而这皆因他对前妻、对儿子的不满而演变至杀子的人间悲剧,辩论:事出有因提请轻判梁芳律师对指控罪名不持异议,她提出“事出必有因”,起诉书上精练的指控叙述并未反映出案发的全貌:其实父子间并无矛盾,而是婚生子与再婚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尚伦生提请法庭对此引起重视,并呼吁通过该案的审判,在全社会建立起解决婚姻家庭纠纷、对精神弱者提供保障的有效机制。

  况且樊兆焱的动机并非仅仅为了剥夺明明的生命,而是同归于尽,梁芳律师感叹悲剧的发生无疑令人痛心和惋惜,公诉机关指控其犯故意杀人罪的罪名成立,最后,梁芳律师认为樊兆焱具备自首的法定情节,并提请法庭依据上述酌定、法定从轻情节,在有期徒刑以内对樊兆焱适当量刑。

  同时,法院认为,虽然尚未查找到明明尸体,但案发时天气寒冷,年幼且无游泳技能的明明被抛入黄河中心地段,据此可以判定已无生还可能,检方:极不负责极不道德公诉人最后发表公诉意见时称,虽然自杀并非犯罪,但樊兆焱的行为属于极其不负责任的不道德行为,樊兆焱无法解决其压力的根源在于家庭矛盾,而这皆因他对前妻、对儿子的不满而演变至杀子的人间悲剧,樊兆焱:情绪反常称“判轻了”宣判后,樊兆焱现任妻子刘某,及其白发老母当庭哭瘫在地。

  在如今经济快速发展的社会背景下,人们对弱者总是定义为吃不饱、穿不暖的人群,而且为之建立了全面的保障机构和制度,但我们恰恰忽略了另一种弱者的存在——思想上的懦者,精神上的弱者,他摇头叹息,表示“判得轻了”,纵观本案,所谓的犯罪预防和预防犯罪机制,显然无从显现,在被问到如何看待婚姻、家庭的意义时,樊兆焱轻描淡写地说道“结不结婚无所谓,儿子和家都是可有可无,这么做完全是我自身的原因,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案情回放生于1970年的樊兆焱毕业于原兰州师专

绍兴热线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绍兴热线或互联网其它网站,绍兴热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宠物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glletong.com 绍兴热线 运营:绍兴热线